真是没有想到

- 编辑:admin -

真是没有想到

 一根绿色的淬毒长箭,穿过墙壁,从张若尘的颈部险之又险的飞过去,将皮肤擦破了一道血痕。
 
    刹那之后,以血痕为中心的皮肤,立即变成了紫黑色。
 
    张若尘立即从时间晶石里面取出一枚解毒丹,服进嘴里。
 
    那一股杀气,依旧没有消失,就像是隐藏在暗处的毒蛇,随时都会射出第二支毒箭,第三支毒箭。
 
    张若尘修炼出玉净真气,本来对很多毒素都具有净化作用。可是绿色长箭上面淬染的毒素却十分厉害,服下解毒丹,运转玉净真气,也仅仅只能压制住毒性蔓延。
 
    “地府门的杀手终于来了吗?”
 
    张若尘趴在地上,不敢动弹,悄悄将空间领域释放出来。
 
    在空间领域的探测之下,张若尘发现了两个杀手的气息。其中一个杀手就藏身在这一座阁楼里面,离张若尘只有七米远。
 
    另一个杀手离得较远,藏身在四十米之外的一棵铁松巨树的树叶之中,若不是张若尘拥有空间领域,根本不可能将她发现。
 
    应该就是她射出的毒箭。
 
    一远一近,两个杀手。
 
    张若尘能够感知到他们的武道修为,皆是玄极境大圆满,真气十分浑厚,任何一个出手都拥有将张若尘杀死的能力。
 
    “刚刚在神力殿修炼结束,杀手就找上门来,怎么会这么巧?难道十二位进入神力殿修炼的天才学员之中,除了紫茜,还有别的地府门的杀手?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思维急速转动,感觉到十分危急,觉得相当不对劲。
 
    “我躲在玄字第一号,就是为了借端木师姐的力量,帮我对付这些杀手。黄烟尘突然出现,将端木师姐给引走,然后,杀手就出现。怎么会有如此巧的事?难道黄烟尘也是地府门的杀手?”
 
    张若尘屏住呼吸,使用空间领域的力量掩盖身上的气息,心中做出谋划。
 
    他现在最大的优势,就是他可以发现两个杀手的位置,那两个杀手却无法发现他的位置。
 
    既然如此,那就以最快的速度,先解决离得近的那一个杀手,再去对付远的那一个杀手。
 
    可是两个杀手都是玄极境大圆满的修为,比张若尘强大太多,想要杀死其中一人都异常艰难,又如何能够杀死两人?
 
    就在这时,张若尘在空间领域中感知到了小黑。
 
    小黑又去偷了两本书,夹在猫爪子下面,用两只后腿走路,昂首挺胸,从大门中走了进来,浑然没有察觉到有两个强大的杀手藏身在玄字第一号。
 
    张若尘从气湖中将乾坤神木图唤了出来,捏在手中,将真气注入乾坤神木图,借住乾坤神木图向小黑传递信息。
 
    “张若尘在搞什么?难道又想将我封印回乾坤神木图?”小黑感受到乾坤神木图传来的封印之力,像是要将它给拉扯进图中。
 
    就在这时,张若尘的声音,通过乾坤神木图的力量传到小黑的耳中。
 
    听到张若尘的传讯之后,小黑的两只猫耳朵立了起来,瞪大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眸子,向着张若尘说的那两个方向望去。
 
    “不愧是杀手,隐匿的手段的确厉害,若是不仔细探查,根本无法发现他们的踪迹。今天,本皇就来跟你们好好的玩一玩!”
 
    小黑嘿嘿一笑,嗖的一声钻进草丛。
 
    有小黑的帮助,张若尘的信心大增。
 
    “雷电之戈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武魂,既是时空武魂,也带着雷电的属性。
 
    在他的真气催动之下,调动方圆五十米之内的灵气,凝聚成一缕缕电光。
 
    细小的电光汇聚在一起,相互缠绕,变成越来越粗壮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一道雷电,在虚空中划过,劈在那一个藏身在张若尘七米之外的杀手的身上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那一个杀手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,被雷电劈得全身冒青烟,遭受重创,嘴里咳出一口鲜血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中午还有一章!
 
 117.第117章 大鱼落网(加更)
 
    哪里来的雷电?
 
    那一个杀手的心头大惊,立即就要退走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张若尘提着闪魂剑,撞破墙壁,以最快的速度出手,一剑刺向那一个杀手的眉心。
 
    那一个身穿黑衣的杀手,听到破风声,不断后退,速度比张若尘还要快上一分,躲过张若尘必杀的一剑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手臂一挥,从那一个杀手的脖颈边上斩过,刺啦一声,将一片黑色的衣襟给斩了下来。
 
    那一个杀手摸了摸脖颈,发现脑袋还在脖子上,才微微松了一口气:“不愧是新生第一,有两下子。能告诉我,刚才的雷电是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张若尘知道他是在拖延时间,想要等远处的那一位杀手射杀自己,于是继续出剑,道:“下地狱去问阎王爷!”
 
    “哼!区区一个玄极境后期的新生,还想杀玄极境大圆满的强者?你也太狂妄了!”
 
    那一个杀手的眼中露出寒光,从衣袖里面,抽出一柄极细的剑。
 
    袖中鱼肠剑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剑光闪动,剑气犹如白虹一样,刺向张若尘的心脏。
 
    他的速度达到每秒五十米,快得不可思议,几乎是在一瞬间,就刺到张若尘的心脏位置。
 
    就在他以为必定能够将张若尘杀死的时候,突然,张若尘身前的空间发生扭曲。他的剑竟然刺偏,从张若尘的腋下穿过去。
 
    “怎么会这样?不!”
 
    那一个杀手惊恐到了极点。
 
    对于两个正在交手的武道高手来说,不能有任何失误。稍有失误,那就是死路一条。
 
    “噗嗤!”
 
    张若尘刺进那一个杀手的双腿脚踝,将他双腿的脚筋挑断。
 
    紧接着,身体一扭,张若尘来到那一个杀手的身后,两根手指并在一起,点向那一个杀手脊梁中的天心脉。
 
    “啪!”
 
    天心脉断裂,修为被废。
 
    那一个黑衣杀手重重的倒在地上!
 
    张若尘来不及察看那一个黑衣杀手的长相,提着闪魂剑,跃下阁楼,一步一丈的向着四十米外的另一个杀手飞奔过去。
 
    那一个杀手藏身在一颗铁松巨树的树叶之中,见到张若尘提剑向她冲来,让她心头大惊。
 
    “他是如何发现我的藏身之处?”
 
    女杀手从背后抽出两根绿色的淬毒长箭,同时搭在弓弦上面,将黑色的长弓拉成满月。
 
    她对自己的箭法十分自信,四十米之内的距离,就算是玄极境大圆满的武者,也不可能躲得过她的箭。
 
    “喵!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,她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猫叫。
 
    一道黑影,快速从她的眼前闪过。
 
    那一个黑影,伸出一只锋利的爪子,在她的手腕上一挥。
 
    “噗嗤!”
 
    女杀手的右手被爪子割断,从树上掉落下去。
 
    手腕中,涌出绯红的鲜血,将她身上的黑色衣袍给染红。
 
    一股剧痛从手腕传来,让那一个女杀手发出一声闷声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下方,张若尘挥剑一斩,铁松巨树的树干被斩断,轰然倒了下来。
 
    女杀手从二十多米高的树上坠落下来,重重的摔在地上,刚刚想要逃走,却发现一柄带着寒光的剑指在她的头顶。
 
    “还想逃吗?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用剑将那一个女杀手脸上的面纱挑下,露出一张颇为靓丽的容颜。
 
    “竟然是你?”张若尘微微诧异了一下。
 
    那一个女杀手,乃是西院六年前的新生第一,花怜。
 
    花怜紧咬着牙齿,露出一丝冷笑,向着不远处的小黑看了一眼,十分不甘心,道:“没想到你还养了一只强大的蛮兽,是我们失算了!”
 
    “谁是蛮兽?本皇威震天下的时候,你的老祖宗都还没有出生。”小黑十分不悦的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告诉我,西院中还有哪些人是地府门的杀手?”
 
    “张若尘,你太小看我了!”花怜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花怜的脚下,形成一座直径五米的血阵,散发出刺目的血光,将张若尘和小黑同时震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去死!”
 
    花怜从衣袖中抽出一柄细剑,风驰电掣的一般,刺向张若尘的眉心。
 
    太快了。
 
    张若尘几乎看不清她出手的招式。
 
    “糟了,轻敌了。花怜是六年前的新生第一,修为肯定十分深厚,就算不是玄榜武者,估计也不会比玄榜武者弱多少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连忙运转体内真气,准备再次施展空间扭曲的力量。
 
    “噗!”
 
    一声剑锋入肉的声音响起。
 
    花怜的脚步猛然停了下来,目光怔怔的盯着前方的张若尘,浑身一颤,笔直的倒在地上。
 
    黄烟尘站在花怜的身后,收回血淋淋的剑,冷哼一声:“地府门的杀手越来越猖獗,竟然敢到到龙武殿中杀人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向着地上的花怜看去,刚才黄烟尘的那一剑十分精确,从背后刺穿了花怜的心脏。
 
    张若尘盯着黄烟尘,道:“你为何要杀她?”
 
    黄烟尘的黛眉微微一皱,十分不悦的道:“我若是不杀她,现在死的那一个人已经是你。你躲得过她刚才的那一剑吗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你刚才完全可以击断她的天心脉,废了她的修为,为何一定要将她杀死。留她的活口,说不定还能从她的嘴里问出一些东西。”
 
    黄烟尘笑道:“你太天真了,居然想要从地府门的杀手口中问出东西?”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黄烟尘将剑收回,转身就走。
 
    张若尘盯着黄烟尘的背影,眼中十分疑惑,“她到底是不是地府门的杀手?”
 
    “在想什么?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站到张若尘的身旁,顺着张若尘的目光望去,盯着黄烟尘美丽的背影,惊道:“你不会怀疑尘姐也是地府门的杀手?”
 
    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,道:“只是觉得太巧了!”
 
    “的确很巧。”
 
    端木星灵点了点头,道:“不过,你大可不必怀疑她,她绝对不可能是地府门的杀手。”
 
    “为何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道:“首先,地府门的杀手主要是在岭西九郡活动,而尘姐并不是岭西九郡的人。其次,杀手杀人,主要是为财。但是,尘姐根本不缺钱,也不缺修炼资源。你知道尘姐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吗?”
 
    张若尘问道:“什么身份?”
 
    “她是千水郡王最喜爱的一位郡主。你应该听说过千水郡国?”端木星灵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知道。真是没有想到,她居然有这么尊贵的身份。”
 
    千水郡王是一座上等郡国,并不属于岭西九郡,但是,与岭西九郡却相隔很近。
 
    岭西九郡的疆土加起来,也不到千水郡国的疆土的四分之一。
 
    云武郡国的东部就与千水郡国接壤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云武郡国甚至还要依附于千水郡国。
 
    每年云武郡国都会将大量的贡品送到千水郡国,以求得到千水郡国的庇护,要不然的话,四方郡国早就已经将云武郡国给吞并。
 
    既然黄烟尘是千水郡国的郡主,那么也就排除了她是地府门的杀手的可能性。
 
    “黄师姐的脾气太暴躁,一点都不像是一位郡主。”张若尘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“尘姐的性格直,不懂得伪装,若是你和她接触久了,就会发现她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人。”端木星灵笑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返回玄字第一号,去察看那一个被他废掉了修为的杀手。
 
    当张若尘返回的时候,却发现那一个杀手,已经被人杀死。
 
    “是被人一掌震碎心脏而死。”张若尘的手在那一个杀手的心脏位置摸了摸,发现那一个杀手的心脏被震得四分五裂。
 
    端木星灵也追了上来,看到那一个被杀死的杀手,道:“怎么会这样?我们明明就在院中,离阁楼只有三十米远,到底是谁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他杀死?“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